当前位置: 主页 > 金猪绝密图 > 内容

热门内容

绝密档案未成年人和胆小的慎点

时间:2017-09-26 02:1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由于人们常常到这儿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所以日本的青木原森林亦被称作“森林”。

  树海(Aokigahara)是日本富士山脚下的一片森林,与好莱坞恐怖片《女巫布莱尔》(The Blair Witch Project)中的森林极为相似,给人、恐怖之感。尼亚加拉大瀑布是令无数青年男女向往的结婚圣地,但树海却受到者的青睐,因此又被称为“森林”。鸟瞰“森林”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已有超过500人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种趋势被认为始于日本作家松本清张(Seicho Matsumoto)的一本小说——《萧瑟树海》(Black Sea of Trees)。在书中,两名主人公全部选择在树海。《萧瑟树海》出版以后,日本有数百人在树海的树林中上吊。据报道,树海森林茂密,即便是大中午,找到一块完全被包围的地方并非难事。除了尸体和自制的套索,森林中到处是珍惜生命的,比如“生命宝贵!请三思而后行!”,“为你的家人想一想!”,“如果在此,熊会将你的身体咬得稀巴烂。”在20世纪70年代,树海问题引起日本全国上下的关注,日本开始每年对这片森林实施“大”,寻找者的死尸。2002年一年,他们在树海发现了78具尸体。但谁知道还有多少具尸体未被找到?在这片茫茫林海中,你没准哪一天就会撞见一个“吊死鬼”。顺便提一句,如果说整片森林到处是“吊死鬼”还不够恐怖的话,几年前日本有人开始发“财”。他们注意到,很多在树海上吊的人身上可能有现金或珠宝,于是, “树海清除”(Aokigahara Scavenging)传统开始了:人们纷纷涌向“森林”,争夺身上的财物。

  青木原树海非常邪门,走入森林后,指南针便会自动失灵,让入林者找不到出,迷失于森林之中,就算不想,都会活生生饿死。所以时亦非常小心,每个警员都会以绳子缠腰,一个接一个,最后的一个则会将绳子绑在林外的汽车,以免有入无出。为什么指南针会在林内会突然失灵呢?有科学家的研究指出,失灵的原因是和火山熔岩的作用有关。

  情节日本是世界上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被称为大国。紧张快速的生活节奏、来自社会的种种压力、呆板单调的生活模式、家庭的负担、疾病的困扰等等常会使一些脆弱的人悲观,从而的道。随手一翻日本的,便可发现一两条关于的新闻。从1999年开始,日本每年因身亡的人数超过3万人。尤其令人担忧的是,日本青少年的率呈大幅上升趋势,19岁以下青少年率每年以25%左右的速度增长。也就是说,日本每天有近一百人身亡,该人数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4倍。在所有的发达工业国中,日本的率是最高的,美国的率只是日本的一半。除了疾病以外,日本最主要的诱因是失业、破产、债务等与财政有关的因素。专家将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日本十多年的经济衰退。一位日本青年对本刊记者说,在日本,如果35岁以后失业,意味着一生事业的,因为很少有雇主愿意雇35岁以上的新人。所以,如果你年届35被炒鱿鱼,只有三个选择:自己做生意,当一辈子临时工,或。专家还指出,日本人内向拘谨的性格,也是导致高率的原因之一。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问题的时候,多数日本人选择沉默。内心的郁结长期得不到疏理和排解,便可能最终引致轻生的念头。不仅普通如此,就连文学家、艺术家的事件之多也令人瞠目,如北村透骨、川上眉山、芥川龙之介、太宰治、田中英光、原民喜、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等等,这其中不乏曾在日本文学史上留下醒目一页的一流作家,如芥川、有岛、川端、三岛等人。正如美国人对事件津津乐道一样,日本人对事件偏偏情有独钟。

  这一区生长的树种单纯,走在树海中每个地方的景观都很类似,且地底下有蕴藏磁铁矿,会使指南针无法正常作用,为登山者正确的方向,整片树林茂盛浓密,遮天蔽日,也没有办法用太阳来判别方位。而且在海拔超过一千五百公尺以上的高山,随着高度的增加,气压降低,空气也逐渐稀薄,当周围望去全是树林,地貌缺乏变化的情况下,人们往往很容易失去方向感,找不到出。

  死者刁爱青,女,生于1976年3月,时为南京大学鼓楼校区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专业教育脱产班专科一年级学生,在鼓楼校区学习和生活,时不满20岁。她住在鼓楼校区南园四舍,该宿舍楼当时人员复杂,流动性大。其父刁日昌,住在江苏省姜堰市沈高镇刁舍村四组。刁爱青是一个从农村刚刚来到南京仅百日左右的年轻少女,很难说有什么仇家,亦或是情敌,也并没有多少积蓄,因此凶手的动机受到了广泛猜测。在广为流传的《关于南大碎尸案的一点想法》一文中,作者黑弥撒猜测死者是在重金属、甚至某种教仪式中被的。然而,许多人表示质疑,他们认为碎尸仅仅是凶手为了可能的线索与,而且凶手一定是擅长屠宰、烹饪或者是医术的人。据刁爱青生前的好友回忆,她个子高约1.65米,身材适中,长相普通。短发,单眼皮,眼睛稍有些近视,看书写字时会戴上眼镜。在嘴角的右上方有颗痣,如菜籽般大小。说起话来,嗓音稍哑,语速偏快。一个细节是,这个字迹娟秀的女孩,有时候会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复杂化为“刁爱卿”。1996年1月10日夜间,刁爱青吃完晚饭出走,据称是由于当时同宿舍女生违反学校使用电器,导致担任宿舍长的刁爱青也受到处罚后,心情不佳赌气外出散心,此后再未回到宿舍。死者离开时,铺平了自己的被子,似乎表明死者一开始并无外出打算。目击者最后看见死者的地点是青岛,死者当时身穿红色外套。1996年1月19日,一场大雪之后,刁爱青的尸体被发现。一名打扫卫生的妇女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侨捡到一个提包,包中装有500多片煮熟的肉片。后来她在清洗肉片时发现有3根手指混在其中,随即报案。之后尸体另外的部分在水佐岗和龙王山被发现,均被包在提包以及一条床单之中。尸体在煮熟后,估计总共被切成了2,000多片,刀工十分精细,码放整齐,可见凶手的与超强的心理素质。

  案发后,南京市警方高度重视,并成立了专案组进驻南京大学,当时附近几乎所有居民都受到了。直到案发之后3个月,专案组才撤离南大。2008年7月1日,一位当年参与侦查“1·19”碎尸案的,虽然已经过去12年,但他对于这一碎尸案仍然记忆深刻。 该资深表示凶手确实很,我们发现的尸块竟达到2000多块,并不是民间传说的1000多块。每块都切割得很小很整齐,从凶手碎尸的手法来看,应该是比较专业的,对解剖知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亲眼看到过死者的手脚,肢解得很整齐。而且死者的头和内脏都被煮过。

  由于当年还没有DNA技术,只能通过尸块上的体毛特征、肌肉纤维组织等确认死者为女性。据这位回忆当年南京警方为侦破此案,发动了“人海战术”,进行了广泛细致的排查。当时南京几乎所有的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起案件。有的是被抽调到专案组直接参与,更多的则是在所辖片区进行排查工作。当年凶手的抛尸地点大多集中在闹市区,多达五六个地方。凡是在抛尸现场出现过的人,比如说垃圾箱,只要倒过垃圾的人,我们都会逐一进行排查,当时确实很紧张,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嫌疑人,生怕漏掉每一个线索。根据凶手抛尸的地点以及相关调查情况,我们推测凶手应该就住在大学校园附近,而且很有可能是骑自行车进行抛尸。

  根据凶手的碎尸手法,南京警方曾一度认定凶手的职业是医生或屠夫,并对符合作案条件的这两类职业的人群进行了广泛排查。由于被害者是大一新生,交际并不广泛,而且这名女生比较内向和单纯,这给警方的调查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虽然到目前为止,“1·19”碎尸案尚未能破获,但南京警方从没有放弃过对此案的侦破,据介绍该案已被移交至南京市专门负责积案的部门,继续进行调查。而对于网络上众多网友的分析与猜想,这位表示只要推理过程符合逻辑,警方一定会关注的。

  通过各种搜索引擎,可以发现十多年来,一直有人在关注着这个案子,2007年3月便有题为《96南大碎尸案》的帖子见于网络。而在2008年5月28日,在百度贴吧中突然有人建立了“刁爱青吧”,首篇帖子内容只有一句话:“真的好想你,希望你过得很好”。经转载,这个贴吧的建立者立刻引起诸多猜测。但不久这个贴吧即被删除。在之后该贴吧被解除封禁,可以重新使用

  2008年6月19日21:49分,天涯社区出现了一篇署名“黑弥撒”的《关于南大碎尸案的一点想法》的帖子。作者以极其缜密的语言对凶手的样貌、性格、作案手法和动机甚至是心理活动等进行了大篇幅的叙述。黑弥撒的文章发出后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但在6月20日14:12分,有ID为“很多的”的用户,对黑弥撒的文章进行了长达几千字的回复。从多个角度对黑弥撒原文的用词、某些语言细节和写作历程进行分析,强烈暗示黑弥撒与案情有关。之后,这篇建立在一起尘封12年之久的现实悬案基础之上,兼有惊悚、恐惧、悬念等各种元素的主题帖的热度不断升温。在天涯社区天涯杂谈版面,不断出现与本案的相关讨论。但在6月27日,所有与本案相关的帖子均被天涯社区版主删除,在28日有过短暂恢复,但不久就再度消失。天涯社区执行总编宋铮承认,删除帖子是“应警方要求”,但“具体情况不能对讲”,“有些事情不方便解释……”目前此贴在天涯社区又再度恢复了。之后,有网友分析发贴ID及帖子内容,认为“很多的”和“黑弥撒”实际是同一个人,且认为其具有军方背景,可能是。发贴的动机,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成功。但据凤凰网转述南京当地,称警方曾接触过“黑弥撒”。黑弥撒的父亲是一名,黑本人1982年出生,南京人,专业出身,曾在法院和律师事务所工作过,现在一家银行供职。警方的结论认为黑弥撒发帖并无恶意,对案情的分析也多是主观猜测。[

  按照这篇帖子的分析,凶手和刁爱青可能因“打口碟”相识甚或相爱。“这种CD的内容多是一些国内不常见的欧美流行音乐、乡村音乐,更多的则是摇滚乐、重金属,甚至那些极端音乐。”黑弥撒说,南京大学周围恰是南京文化气息最浓的地方,该市的“打口碟”买卖最先在这里出现,喜欢这种音乐的人一般性格内向,外表普通为人低调。“被害人性格孤僻,平时很少与同学交流。”黑弥撒写道,“刚上大学不久的她被校外的‘打口碟’吸引。但当时CD机比较少见,对于穷学生来说更是奢侈品。被害人正当郁闷时遇见了凶手,他主动向被害人介绍这些音乐,并邀请被害人去他的住处欣赏。”黑弥撒推测,在两人的交往过程中,被害人的外在或气质了凶手对于童年时代的不良记忆,凶手被害人“赎罪”的念头从心底升起。“看着被害人被切成了一片片”,凶手由此“获得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快感”。黑弥撒在该帖还为凶手画像:相貌端正,气质成熟稳重;性格内向,为人谦和;单身,独居,受过高等教育,住在南大附近;文化素质较高,喜欢听音乐,亦有可能爱好文学;懂得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这篇基于某种逻辑之上合理想象的帖子,兼有惊悚、恐惧、悬念等好莱坞必备的元素,又建立在一起尘封12年之久的现实悬案基础之上,迅即引来热议。这些热议,也很快成让黑弥撒始料未及的猜疑。一位名叫“很多的”的网友,成为这种怀疑的代表。“很多的”的怀疑,首先指向“黑弥撒”这个ID,他介绍“黑弥散”这个词的意思是一种用献祭动物来的活动。这与黑文中提到的“打口碟”中的摇滚乐氛围相契合,亦暗示帖主在人格上有某种幽暗的倾向。这种怀疑让黑弥撒本人啼笑皆非,他在随后的跟帖里感叹“没想到随便写一点东西,居然能产生轰动效果!”[

  生活中的张超是怎样一个人?“普通女生。”很多学生都这样说。与她相熟的一名男生说,她并不是长得很漂亮或者在校园很活跃的那种学生,打扮像其他一些女生一样比较时尚,但不张扬、不是很前卫,很多人都是在事发后才知道张超这个名字。

  张超为何如此?推测她是否有心理问题,对此,张文逸介绍说,据校方调查,张超在读中学期间“德智体是正常的”,“只有一点引起我们注意,她的家庭有些特殊情况。她父母所在煤矿没有煤可挖了,处于倒闭破产状态,父母都,经济不太好。”

  19日夜,张超叫上男友和他的一个朋友,在别墅里,把牙签扎进木的手指甲缝里,逼他说出银行卡密码。达到目的后,张超要杀。

  2007年12月19日,云南丽江公管理总段桥施工队项目经理、39岁的工程师木鸿章彻夜未归。大约9点多,他的妻子李女士拨打他手机,两次都无人接听,第三次拨打时,手机已经关机。

  第二天一早,李女士打电话给丈夫的司机,司机说昨晚并没有和他在一起。向朋友打听,昨晚也没有交通事故发生。家人开始报警。

  21日,首先在丽江城郊的玉河中村找到了木鸿章的坐骑―――一辆深色帕拉丁越野车,停靠在离天上娱乐城300米远的一处僻静村道。“它停这有两三天了,一直没动,完好无损。”邻近一户村民说。

  23日,警方控制犯罪嫌疑人: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经济系工商管理专业大二女生张超,她的男朋友,以及她男友的一名男性朋友。据说,这个男性朋友的女友,也是张超的校友。

  这是继4月导游徐敏超狂砍20名人之后,的古城丽江又一次陷入恶性事件风波。

  张超, 又名杨乐,女,1988年1月14日出生,汉族,市门头沟区人,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2006年工商管理1班学生。

  谢宏,又名,男,1982年7月18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云南省景谷县人,农民,住景谷县正兴镇老姚村。

  陈光吕,男,1985年12月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宜良县人,农民,住宜良县南羊镇中乐村乐道组。

  丽江市中级经审理查明,张超于2007年6月与被害人木鸿章在丽江市“天上”相识后,被害人木鸿章经常邀约张超陪同吃饭、会友,并先后赠送给张超价值2万多元的财物。张超将其与木鸿章交往的情况告知其男友上诉人谢宏,张超、谢宏即商议采用劫取木鸿章的财物。2007年12月上旬谢宏与张超到昆明约见谢宏的好友陈光吕,称丽江人木鸿章有欠他钱,准备索要欠款,陈光吕当即答应帮忙。12月16日陈光吕接到谢宏的电线日凌晨到达丽江,谢宏将陈光吕安排住宿于与张超租住的丽江市古城区街和卿云村56号201房。12月18、19日,谢宏、陈光吕分别在古城区金甲市场、忠义市场购买了尼龙绳、橡胶手套、黑色塑料垃圾袋、编织袋、棉线手套以及衣服、毛线帽、鞋子、太阳镜等作案工具,还购买了无记名“神州行大众卡”。12月19日14时许张超用谢宏交给其的号码为“X”神州行卡发送短信邀约被害人木鸿章古城区街和卿云村56号201房约会。当日20时许被害人木鸿章如约驾车来到张超与谢宏的出租房附近,张超下楼将其木鸿章接到房间,就被躲在门后的谢宏、陈光吕用刀后用绳子将木鸿章的手脚捆住,从木鸿章身上搜出身份证、驾驶证及现金人民币2000余元、农业银行借记卡1张、车钥匙等物,张超将木鸿章的手机关闭。谢宏持刀木鸿章套取农行借记卡密码及卡内金额后,由谢宏木鸿章,张超、陈光吕穿上事先准备衣服、口罩伪装后,骑自行车到丽江市福慧的农行取款机取出2万元返回到出租房。

  按照张超、谢宏策划的步骤,谢宏、陈光吕用尼龙绳将木鸿章勒死后,将尸体抬进卫生间,3人用菜刀、匕首及水果刀等工具将木鸿章的尸体肢解为260多份,用事先准备的黑色塑料袋和编织袋包装后,搬运到木鸿章的越野车上,并在部分塑料袋中加入石块,由谢宏驾车共同将尸块抛入玉龙新县城护城河内。3人返回途经三家村转台时,12月20日凌晨3时许,张超戴上口罩伪装后再次从农行柜员机上提取现金人民币2万元,上诉人谢宏将车开到黑龙潭公园附近丢弃。因找不到出租房钥匙,3人会合后便入住康宏酒店。谢宏、张超、陈光吕于20日上午让房东开了出租房门后,对出租房进行清扫并对赃款进行分配,除陈光吕分得的13000元外,谢宏、张超分得29000元。陈光吕将被害人木鸿章的衣服、电脑等物品装包携带至昆明抛弃,谢宏将部分作案工具毁弃,于22日再次清扫出租房后,携带张超的物品及两人分得的赃款前往昆明。2007年12月23日张超在丽江被机关抓获,12月25日谢宏、陈光吕在昆明被抓获。

  丽江市中级根据认定的上述事实和相关,并依关法律,于2008年6月4日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谢宏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张超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陈光吕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谢宏上诉称本案应认定为非法罪、故意罪,而不是抢劫罪;被害人木鸿章在本案中有,对其应从轻处罚。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从轻改判。

  被告人张超上诉称丽江市中级的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张超19日找木鸿章只想索要被后的赔偿款4万元,至于木鸿章被勒死及购买碎尸的塑料袋及尼龙绳均不知情;一审上诉人张超参与抢劫的不足,上诉人张超参与到柜员机上取钱,但未邀约及参与的行为,为转移尸体参与过抛尸;上诉人张超没有参与过、抢劫的行为,判处死刑属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判处。

  云南省高级审理认为,上诉人谢宏、张超、陈光吕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及被害人木鸿章的手段,劫取被害人木鸿章的银行存款4万元及随身携带的现金人民币2千多元及价值2万多元的物品,均构成抢劫罪。且将被害人木鸿章勒死后肢解尸体,抛洒与玉龙县护城河内,手段极其,后果极其严重,抢额巨大,均应依法从处。在本案共同犯罪中,谢宏为参与犯意策划,购买作案工具,实施、、肢解被害人木鸿章的行为、并驾驶车辆抛尸体、清理现场;张超提起犯意,发短信木鸿章到其出租房,肢解木鸿章尸体,伪装后2次到柜员机提取木鸿章存款,清理犯罪现场;陈光吕参与购买作案具、木鸿章、肢解尸体,抛尸块,张超伪装提取木鸿章存款,作案时的衣服及被害人木鸿章衣物,3人分工协作,共同实施本案抢劫行为,均应对全案犯罪事实承担刑事责任。鉴于上诉人谢宏、张超、陈光吕所实施手段特别恶劣和,犯罪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为惩治犯罪,确保生命健康权不受,社会秩序,根据谢宏、张超、陈光吕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在本案中的地位和作用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裁定核准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陈光吕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裁定。

  裁定下发后,云南省高级依法报请最高进行复核。最高法院审理后认为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认定的案件事实清楚,确凿充分。认为张超虽参与犯罪,但是未直接实施被害人的行为,其作用小于谢宏。认为不排除张超被谢宏利用的可能。且归案后态度较好。综合考虑全案的犯罪事实和情节,对张超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故改判张超“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为“被告人张超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

  谢宏在本案共同犯罪中,为参与犯意策划,购买作案工具、实施、、肢解被害人木鸿章的行为、并驾驶车辆抛尸体、清理现场。期间张超翻供,说明其主观恶性深,人身危害大,应依法惩处。故

  依法核准谢宏“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的死刑裁定。

相关推荐